公民

25/05/2016

摘自《Luxe》:

爱马仕就是公民,它就是以这一头衔在城市的中心活着,因而各种困难与各种优势都同时与它相依相伴。

Antifragile

10/03/2014

Sweet & sound.

今天起床匆匆跑去梳洗完回房间之际,看到又一个新包裹被安静地放在我的门前柜子上。The Idler 42期终于到啦,我开心地赶快把它解救出来并拍照留念。可惜今天要忙着洗被单晾冬衣打包行李,一点啃啃新书的机会都不留。

    

今天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阴阴沉沉的,出门吃完早餐(其实已经快到午间12点了)去完超市回来后,发现太阳在我房间里。我在那个时刻就警觉到:赶紧把衣服洗掉晒起来,太阳不等我的!

把箱底封胶时,我得塞着防噪音的硅胶耳塞,我自己都觉得这么做太夸张了,可是我的耳朵好敏感,它们受不了透明胶带撕扯的尖裂声。除那点不适外,我还是很享受封胶的过程。慢慢的,一丝不苟的,幻想自己是个封胶工匠,每天都在封胶中得到自我,得到生命。我又觉得自己夸张了……不过我大概就是适合做细活吧?

房东的花都开到头了,我把还没娇萎的那朵玫瑰拍下来。它们都很美,我喜欢这个家里的所有生命,可是我不相信我的记忆力能够记住它们。离开后,没有了实景的提示,这些美的感受都会慢慢消失吧?这么想让我觉得很焦虑。可是我又不可能把它们全部记录下来,我的感受能怎么记录呢……

我对伦敦的心情一直都是纠结的,就像对这些落瓣的心情一样。美丽所以不舍得,可我并不能对它们怎么样。

今天我的房间应该是有史以来最乱糟糟的,乱到我一直不停得被杂物碰撞到,痛得我猛Sh*t。而且这乱象显得滑稽,我恐怕到今晚都无法收拾好它(今天洗的被单都还没干,我没力气了!)。傍晚开始突然下起大雨,和昨天一样,我突然觉得今晚会睡得很悲惨。

晚上无法伺候的胃口怂恿我做了西兰花炒带子米粉吃。然后还吃了一支Double Chocolate的小梦龙,有预感写完日记后又要再吃一支了。不过好的一面是,在这些罪恶大餐前,我喝了两碗浓郁的去湿汤。当然这一件小胜利不能掩盖我早餐吃麦香鸡套餐,午餐吃tesco海鲜鸭丝面便当的邪恶事实。好吧,今天饮食的结论是,邪胜于正…明天加油!

新书到

30/04/2010

今天早上到了两本Tom Hodgkinson写的书。看着书面Tom拨弄着Ukulele的姿势,让我想到了Jason Mraz,顿生好感。最近这样的生活态度触动着我,我也在开始认真思考,如何可以懒洋洋地生活下去呢。

还有一本口碑不错的Idler 42正在路上。

中午去Southamton Row的学校图书馆搜刮了5本Daniel Clowes的漫画结册,回来途中才恍然发现忘了找David Boring那一本。不过,这次收获到了Ghost World的特别版,而且其他四本我没看过的作品感觉都很有趣,又有好书看啦耶!

ps. 用Wordpress的相册放的图片显示不出来,用Picasa放图片颜色感觉很滞,看来要物色新的图片储存库呢。